2018年7月26日 星期四

 【夏日雜詠】 二 2018 07 26


《雷雨》敬和袁英齊先生韻     多倫多林梅森
                      
一響風雲起,蛇光動魄寒。長空隨變色,大地瞬成灘。
陋舍驚災險,坦途舉步難。漁樵愁氣象,寢食豈能安。
                        
《雷雨》              多倫多馮昭人
                       
霹靂九霄開,烏雲疾捲來。連珠敲壁瓦,亂葉混塵埃。
天象行無跡,人間有妄災。閑觀初霽後,幽趣淨靈臺。
                        
雷雨              多倫多石碧琪
                       
震窗風雨急夜半轉生寒擾榻難挑灯聽漏殘
                        
敬讀袁先生《雷雨》詩得句      澳洲孔偉貞 
                        
加國天炎熱,南瀛氣酷寒。地球分兩半,巢燕不孤单。
隔岸新知結,賡酬古調弹。雨風雷肆虐,寄語問平安。
                        
《雷雨》三首            袁英齊   
                        
震天雲欲碎,浸壟稼驚寒。遠赴降三伏,吹噓實一般。
新晴猶忐忑,病手備艱難。乍憶曾翻瓦,誰能擁枕安。
 其二        
驚雷收望眼,暴雨歇斜陽。遠羽歸巢隱,鮮花與我香。
吟哦添活趣,浪漫幾回腸。草尾珠璣爍,光飛入藝廊。
 其三         
雨過坪場靜,雲疏日影紅。壺漿斟溽暑,幕錮呆翁。
不信無龍伐,殷期萬事融。方才天擊鼓,聵有餘風。
                       



【夏日雜詠】 一 2018 07 09


《度日》次韻敬和袁英齊先生三首         澳洲孔偉貞
  
蘭麝芬芳美雅幽,行雲流水調輕柔。飛珠濺玉無雕琢,育樹培苗勤剪修。
雨潤桃林風有意,人逢盛世日何愁。南瀛學子高山仰,加國晚晴歌满樓。
 其二            
幽花浴雪更斑斕,清氣蕩旋雲海間。振藻揚葩留美譽,臨風把盞盡歡颜。
披星戴月不知倦,教化傅薪何畏艱。腹有詩書春久駐,天涯伏櫪少休閒。
 其三                           
無常氣候雨難测,多變人生景易遷。離合悲歡隨遇過,順流逆境任其然。
長河落照光猶燦,病樹回春葉更鮮。不負韶華追萝想,晚承音律樂遐年。
                               
《度日》三首 敬步袁英齊先生元韻        多倫多林梅森 
 
喜悉君心意漸幽,花開引蝶甚馨柔。縱浮腦海思潮湧,也保詩書信念修。
棄慮狂斟聊逸趣,放懷暢詠解閒愁。新晴夕照虹霞彩,送我濃情到汝樓。
 其二                             
春回後院色斑斕,草長花開動靜間。無以汗流思避日,常因果盛笑盈顏。
放懷盡享今時好,解意能抒舊夢艱。閉目安神薰綠螘,臨園籐下枕書閒。
 其三 (和韻)          
幽意滿懷綠渚邊。安湖坐看晚晴天。澄波湧浪輕舟放,翠柳飄棉彩蝶旋。
棄卻煩憂怡美境,存留好夢寄香箋。清居澹泊心無罣,萬事隨緣自泰然。
                                
次韻敬步袁英齊先生《度日》詩第二首原玉     馮昭人林梅森
  
橋邊彩雀羽斑斕,唱罷枝頭隱綠間。漫步迎風撩白髮,流霞蕩水泛酡顏。
開懷盡享園林美,回首深嗟歲月艱。往事如煙隨夢冉,何妨放意自優閒。
                               
《度日》次韻敬步袁英齊先生原玉         多倫多馮昭人
解慍薰風雅院幽,階前舞蝶態輕柔。清居逸豫心神復,靜養培元氣血修。
對月吟詩消俗慮,開懷把盞遣閒愁,朝來鳥唱晨光暖,滿載溫馨入小樓。
                     
《度日》三首                  密市袁英齊   
拾得心情愛獨幽,花墀近日喜嬌柔。偶然陌上風雲湧,歸把胸中塊壘修。
燈讀舊詩磨澀字,月斟甜酒笑閒愁。回看幾抹新姿彩,巧是斜陽到小樓。
 其二                            
望回春剩老斑斕,塞綠填藍判兩間。汗雨珠垂威酷日,花風香動醒昏顏。
將心比作星光暗,憶往從知夢境艱。轉晚晴和貪小憩,露台前羡海鷗閒。
 其三                             
漫把光陰日嘆年,愁懷澈悟別藏天。牛山亂屑飛紅雨,驥汗揮時化白蓮。
舉步堂堂無我似,相鄰絮絮遠他遷。落林拾得盈囊葉,半作瓊琚半作錢。
  : 語本孟子.告子上:「牛山之木嘗美矣。以其郊於大國也,斧斤伐之,
牛羊又從而牧之,是以若彼濯濯也。」
                               
《雨餘》   袁英齊未定稿2018 07 22 
   
膝骨奇如苔石潤,夜床痛報雨風來。凌霄散落花留半,舞蝶重飛翼始開。
任有詩心吟凍雨,生唯慧眼識摽梅。知更柳底啼煙漫,隱約幽人喚羽杯。
                    

2018年4月26日 星期四

《湖城詩侶詠蝸牛》 晚晴詩社


《莊子 - 則陽》有一則寓言云:
「惠子見戴晉人,戴晉人曰:有所謂蝸者,君知之乎?曰:然。有國于蝸之左角者曰觸氏,有國於蝸之右角者曰蠻氏。時相與爭地而戰,伏屍數萬,逐北旬有五日而後反。」
《莊子》和《列子》兩書都有很多寓言故事,他們通過寓言而闡述大道理。我們都知道拿蝸牛與耕牛體積相比,是很細小生物,而亦叫做,可能也有兩隻角的緣故吧?因為有另一能飛的蜫蟲長角而叫天牛。莊子說蝸牛的角居住兩個國家,一邊叫觸氏,另一邊叫蠻氏。兩國的「人物」因爭地盤而常時互相戰鬥,毎每死傷累萬。戰敗的落荒而逃向北邊去,經旬才敢回來。蝸牛的角這麼小,所爭的地盤應小得更可憐,而以犧牲萬眾去奪小得可憐的地盤是因小失大了,是愚蠢的行為,也是莊子要說的道理。
      
寓言不僅涵蓄大道理,而且還是寫詩的好素材,請看唐人白居易怎麼運用。
《禽蟲》   白居易                      
蟭螟殺敵蚊巢上,蠻觸交爭蝸角中。應似諸天觀下界,一微塵內鬪英雄。
白居易也說明了一些問題,不論地球上貿易戰也好,核子戰也罷,從宇宙的角度看,不外乎蝸牛角內的蠻、觸兩國之戰一樣愚蠢,最好就是和睦相處,逞什麼英雄呢。
       
《蝸牛》   蘇軾(東坡)           
腥涎不滿殻,聊足以自濡。升髙不知回,竟作黏壁枯。
蘇東坡善諷刺,幾乎因此喪命御史台。他以蝸牛比喻永不滿足的人,比喻向權力盲衝制高的人,後來被太陽晒乾晒死在它不識爬回頭的高處。其實他本人也差不多死在高處,又誰諷刺他呢?幸皇太后相救,而皇帝也無意要殺他而逃過鬼門關。
                       
古人詠蝸牛的詩不多,是否他們不識詠?抑或嫌小而不恥詠?看來我們今天比古人優秀很多,不是嗎?正如:「樓房背作相親禮,一步艱辛一步情。」這樣反映現實的佳句,古人騎赤兔都追不上來。目下相親第一條件要有樓房過禮,窮到幾艱苦幾多銀期負擔都要背負房子,人家然後才睇汝上眼。是上眼而矣,未必上心也。      
                      
《蝸牛》   石碧琪   
愛笑蝸牛不快行,為尋伴侶幾天程。樓房背作相親禮,一步艱辛一步情。
                              
《蝸牛》   伍澄夏
背負圓房永不離,無愁雨打與風吹。休言堅壁能安穩,法國名餐快朵頤。
                                
《蝸牛》   孔偉貞                       
慣吐殘涎草地爬,慢行負重為擔家。蜷居厚殻編金夢,攀邁高牆賞綺霞。
樂道安貧甘守拙,救人治病豈浮誇。盡將光熱分塵世,穩步朝前志可嘉。
                               
《蝸牛》   林梅森   
雌雄一體永相依,步履蹣跚苦自知。烈日催炎藏罅隙,寒冬避冷伏週期。
平生流浪天涯闖,飲食無非雨露滋。世路艱辛多險惡。堅持負重向前移。
                               
《蝸牛》   馮昭人   
頂戴金鐘志四方,宵涼埋首臥幽房。頻伸觸角天涯闖,偶轉蠕身石隙藏。
道路崎嶇何足懼,坡堤濕滑亦無妨。鴨鵝欲噬身猶硬。志不回頭奮向陽。
                               
《蝸牛》   盛思濤
仄居吾陋舍,殼靜可忘憂。角上功名過,涎中篆籀留。
時人快速達,我輩慢優遊。此意誰能曉,安心不欲求。
                        
《蝸牛》   楊思哲    
漫逛滄茫步,家當服一箱。抬頭頻探索,低首返窩藏。
                        
《蝸牛》   袁英齊
行藏服舍水文邊,草尾泥頭潤有涎。轉角聽從盤敵國,登簷不懈到明天。
曾憐素殼寒中死,卻抱安閒露下眠。無眼看鄰忙底事,辛勤向未倩揮鞭。
                               


   

2018年4月19日 星期四

《蘇小小》二  白眉老猿 


 
1.蘇小小歌  南齊蘇小小 
妾乘油壁車,郎乘青驄馬。何處結同心?西陵松柏下。
 詩見《玉臺新詠 卷十》,在《青樓韻語》作《同心歌》  
                 
2.同寢贈司馬槱       南齊蘇小小   
長天空闊雁來盡,深院落花鶯更多。發策決科君自爾,求田問舍我如何。
 見《青樓韻語》        
             
3.懷人 減字木蘭花     南齊蘇小小
別情離緒,萬里關山無數。遣妾傷悲,未必郎心知不知。 自從君去,數盡殘冬春又暮,音訊全乖,等到花開不見來。       
  見《青樓韻語》             
               
《玉臺新詠》是南朝梁人徐陵所輯錄,《蘇小小歌》被收錄在其中,應該是蘇小小的名字最早的出現。若蘇小小真有其人,她生活在南朝的南齊亦不會錯得太遠。
格律詩萌芽於南朝,體備於隋唐,看《同寢贈司馬槱》這一首,格律已成熟。況司馬槱是宋朝元佑年間人,且與蘇東坡熟稔。這首不是南齊蘇小小的作品已很清楚。至若《減字木蘭花》,也是唐朝以後的人所寫,因為《木蘭花》詞是晚唐韋莊所首創,若干年後更演變出一詞牌《減字木蘭花》。生活在南朝蘇小小不會寫出這首詩和詞,《青樓韻語》所記不正確。至於她和司馬槱熱戀時候是與趙院判相識之前還是之後?待來日考查。               
                             
送王少府歸杭州      唐.韓翃    
歸舟一路轉青蘋,更欲隨潮向富春。吳郡陸機稱地主,錢塘蘇小是鄉親。
葛花滿把能消酒,梔子同心好贈人。早晚重過漁浦宿,遙憐佳句篋中新。
                               
記得《隨園詩話》裏有說,袁枚刻有印章(錢塘蘇小是鄉親)句。一日有一位尚書大人探訪他,座上還有其他幾位朋友。不意竟被尚書看見他的私印的刻字,責備他不正經,以古代妓女的名做印章是離經背道。袁枚初時還謙卑自責,表示對尚書大人的尊敬。豈料大人絮絮不休,令人難堪,於是袁枚說:「大人現在是一品朝官,地位崇高,名聲響亮;蘇小小不過是妓女,那能與大人相比,可是再過幾十年幾百年,全國人民但知有蘇小小而不知有大人。」尚書便語塞,座客皆展顏。「錢塘蘇小是鄉親」句出自前面唐朝韓翃的詩
,他筆下的蘇小小是南朝那位,因為,宋朝若有蘇小小的話,那時未出世。  
                              
嘉興逢寒食  唐.徐凝                        
嘉興郭裏逢寒食,落日家家拜掃歸。只有縣前蘇小小,無人送與紙錢來。   
                                    
由徐凝的詩可知,唐朝時候蘇小小的墳墓在嘉興,且在縣府前面,不在西湖。
                       
送裴處士應制舉詩  唐.劉禹錫                  
憶得當年識君處,嘉禾驛後聯牆住。垂鉤釣得王餘魚,踏芳共登蘇小墓。  
                                  
劉禹錫也寫到,蘇小小墓在嘉禾(即嘉興),又多一證。為什麼現在所見的蘇小小墓在西湖呢?
                                         
還有一個神化故事,就是司馬槱和蘇小小邂逅的,地點在西湖。云:
司馬槱,字才仲,在洛陽日,晝寢夢見一美女牽開他的床帷而唱歌:「妾本錢塘江上住。花落花開,不管流年度。燕子銜將春色去,紗窗幾陣黃梅雨。」才仲很愛這歌詞,問她歌曲名稱,答是叫《黃金縷》,還對他說,他日將在錢塘江上相見。     
不久蘇東坡舉薦才仲錢塘幕官,他的官舍後面,有唐朝蘇小墓。當時秦少遊的弟弟秦少章為錢塘縣尉,他為續完蘇小小的《黃金縷》詞云:「斜插犀梳雲半吐。檀板輕籠,唱徹《黃金縷》。夢斷彩雲無覓處,夜涼明月生春渚。」   
                              
《黃金縷(蝶戀花)》   宋.秦少章        
妾本錢塘江上住。花落花開,不管流年度。燕子銜將春色去,紗窗幾陣黃梅雨。
斜插犀梳雲半吐。檀板輕籠,唱徹《黃金縷》。夢斷彩雲無覓處,夜涼明月生春渚。
                                   
不及一年,司馬槱忽然生病,平日所乘艤舟清閒地停泊在河塘,打理船柁工一日看見司馬才仲挽着一美人登舟,柁工趨前招呼,跟着就看見船尾大火,狼忙向司馬家走報,到其家才知司馬槱剛才逝世,家人方守孝慟哭。        
        
由於這故事的產生,我認為才有前面第2,《同寢贈司馬槱》一詩的創作,當然不是蘇小小創作。我們更注意到,這故事裏的蘇小小不是南齊人,也不是宋朝人,而是唐朝人。一位古代的女子死後被分成兩份,一在西湖一在嘉興。這令我不敢相信古今天地間有真實的蘇小小生活過,本事只不過是文人雅士所虛構以借用來寄託自己的幻想更在西冷橋畔添多一處旅遊景點。        
                               

2018年4月11日 星期三

《蘇小小》一  白眉老猿  



在杭州西湖孤山附近有蘇小墳墓,幾乎是人盡知之。上世紀末始到西湖,坐旅遊車上,人指遠處水邊土堆,旁有花木,人頭不少,說是蘇小小墓。2010重臨西湖,坐車經過,人又指蘇小小墓,則如涼亭矣,墓旁人不多。前後兩去西湖,都無緣親探「名蹟」。
                  
書載錢唐昔有兩位蘇小小,都是西湖畔的著名倡妓。一是南北朝南齊人,是死後葬在西湖水畔的這一位。據說另一位是宋朝人,死葬嘉興縣。我當日由上海去杭州西湖,車經桐鄉、吳江、嘉興等地,是知嘉興不在西湖附近。明末清文學家朱竹垞是嘉興人,他說蘇小小是一人,死後葬嘉興,西湖畔的墓則是其裝點。
               
關於宋朝的蘇小小,明人郎鍈的《七修類稿》說蘇小小是西湖名倡,姿容妍麗且工於詩詞。她有一位姐姐名盼奴,和一位太學生趙不敏二年相。其間趙生有困難的時候,盼奴總給他資助,讓他專心於學業。趙生後為地方官,職任襄陽府司戶。因為盼奴未脫妓籍,故不能倍他上任。       
   
趙三年官場生活無日不思念盼奴,盼奴亦如是,她卻因戀念憂傷而死。趙生不知她的死,當他自己大病將死的時候,將所剩下來的俸錢平分成兩份,其中一份給他的職任院判的弟弟,另一部份和一些物品則託其弟轉交給盼奴。還對弟弟說盼奴的妹妹蘇小小是好女子,可娶她回家。另有書籍載盼奴妹名蘇小絹,《七修類稿》作者認為不對。
                    
其弟趙院判到杭州,不親自找盼奴和蘇小小,因託在衙門任職的同鄉幫忙。適蘇小小因事被人告上衙門,同鄉問小小識得趙司戶否?蘇小小告訴他,趙司戶是姐姐盼奴入室之賨,自從去了襄陽,相思抑鬱而死。小小得知趙司戶亦不在人世,不禁唏噓。既然盼奴已死,便將遺物及錢交與小小,另函一封是司戶的弟弟趙院判委託交給蘇小小的。小小納悶,心惴與趙院判素眛平生,緣何有函?驚愕之中乃拆函,竟是一首詩。詩云:
昔時名妓鎮東吳,不戀黃金只好書。試問錢塘蘇小小,風流還似在蘇無?
 從此詩結句可知宋朝(?)蘇小小也在蘇州生活,是不是蘇州人則不知。
                          
小小見詩,惆悵默默。良久,鄉人促和趙院判的詩,小小應聲和云:
君住襄陽妾住吳,無情人寄有情書。當年若也來相訪,還有于潛絹事無?
 于潛,地名。絹事,指她在于潛地方有官司纏身,而那官司本來是
 盼奴的事。
                    
鄉人乘機勸她歸趙院判,可託終身,伴他到白頭。

她有沒有跟趙院判同白頭?我不得而知,死後葬在昔日嘉興縣衙前的,真是這位宋朝的蘇小小嗎?       
                               
小墳上作  元.張光弼                   
香骨沉埋縣治前西陵夢隔風烟好花好月年年在,潮落潮生更可憐
 作者自註云:墳在嘉興縣前,晋名妓錢塘人,有詩詞行扵世,今為人家占矣。
 (未完,待續。)